rss search

Yard

Yard

「藝文志。」

教师节的前一天,从天津某大学采访回到北京,在街上闲逛。今年的秋来得特别不经意,感觉在陌生的校园里过了一个晚上,早晨便天凉了。
不过,在初秋,午后的阳光还是会充足得有点多余。
为了换零钱而不好只买一份三元的《南方周末》,不得已又选了一份早已陌生的《城市画报》。如今的它已不是当年毕业前的模样,很难再提起人的阅读兴趣。
不知是它改变了,还是我自己改变了。
Yard——“艺文志”,这个名字翻译得还真不错,是《City Pictorial》惯有的一个栏目,文章都很文艺,还有点小做作。
那天跟一个并不是特别熟悉的朋友QQ。他对我说,看我虽然很忙,貌似蛮享受工作的样子。是否享受我说不清楚,但目前的状态还算差强人意。走得多了,见得多了,学会了知足,也能看到虽不算清晰,但还还能算得上未来的的将来。
沉淀之后,人该是能够学会知足的。
可有些事情我们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真相。
.
近来《南方周末》改版,新增设了一个小栏目叫“微叙事”,很有意思。翻开报纸,第一个先去看那些小文字,简短却叙事完整。记得张爱玲第一次写小说获奖,就是因为看错了征文要求的字数,只写了几百字,但还是凭借才华获得了二等奖。
想必微叙事蕴藏着微妙的机理。
.
《南方周末》有个专栏作家——花久志——我很喜欢他的名字。每次都在IPad上看他的漫画头像,端详他的名字,却不知他究竟写了些什么。他原名叫Georg Blume(乔治•布鲁默)Blume在德文中是“花朵”的意思。多好的译名,感叹自己就没有这样的好名字。
姑且借用了《城市画报》的栏目名,却发现这些前言不搭后语的话给跟“艺文志”这个标题完全不搭。
不搭便不搭吧,每天要想、要做的事情总是很多,已经没有闲情逸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