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search

next page next page close

That Day

「街角蛋糕店。」

第一次看到这部日本电影是在去年夏天,从广州飞往北京的航班上。那个时候这部电影还没有在国内上映。各大影视网站都找不到它的踪迹。
记得那天是晚上的飞机,关上舱门后延误了3个多小时。好在被安排在头等舱,一路睡着就回来了。
在等航班起飞前,我就在挂着的荧屏上找到了这部电影。
它最先吸引我的是它那暖色灯光下拍摄的很温情的海报,还有它翻译得很小资的名字,很适合在旅途中放松心情。
这部电影没有跌宕起伏的情绪波动,也没有扣人心弦的故事情节。只是像潺潺流水一样,娓娓道来。和缓、温柔,静静地。就像很多日本电影一样。虽然《挪威的森林》里的故事更饱满,更悲情,但总体来说,它们都没有脱离日本电影这一贯的模式。
仓井优饰演的女孩夏目,单纯直率,只身一人从鹿儿岛来到东京找男朋友。不料,男朋友阿海却已移情别恋。她在街角蛋糕店当学徒,虽然时常受到冷嘲热讽,但一直坚持不懈。经过磨练,对事业和爱情,她有了重新的认识,决定搁浅爱情,做世界上最好的蛋糕师。
刚刚接了一场大型晚宴甜点生意的主厨不幸晕倒而摔伤了手臂,蛋糕店只得停业。夏目怎么都不肯放弃,找到主厨的好朋友、曾名噪一时的甜点大师十村先生,经过昼夜不停地努力,两人奉献了一桌完美的晚宴甜点。
夏目的坚持不懈的精神带来三个转变。
第一个自然就是十村先生。十村是从法国和美国留学回来的顶级蛋糕师,但是多年前由于赶制蛋糕,而忘记了去学校接女儿。读小学一年级的女儿来蛋糕房找他,不料车祸就发生在女儿叫他爸爸的那一刻。小女孩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跟爸爸一起做蛋糕。事件发生后,十村先生的妻子也离开了他。他再也没有亲手做过蛋糕。
这次,正是夏目的执着唤醒了他。他也重新走到了妻子面前。
第二个所谓的转变是芳川夫人。这是一位气质不凡、华丽美貌的老妇人,她曾是一位出色的的舞蹈演员,追求卓越和完美,对蛋糕也同样如此。她曾用十分挑剔的眼光看夏目,但临终前,她最惦念的还是夏目的蛋糕。“真好吃,这个孩子做得多么用心呀。”隔着一道半掩的门,夏目听到这话泪如雨下。
第三个转变是夏目自己的。
曾以为爱情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情,不惜一切代价,只身一人来到东京,初衷完全是为了寻回爱情。但夏目最终的选择却来了个180度大转弯,在爱情和事业之间,她最终选择了后者,也找到了自我存在的价值。
很多人批评这部电影的情节平淡,题材老套,但观者有其乐,我们只需把它看作一部休闲的电影,在淡淡的午后、静静的夜晚放下所有嘈杂的心情,安安静静地享受一段自己的时光。我相信,用安静、自我这样的字眼形容这部电影,不会有太多反对的声音。
就在这份平淡的享受之余,我们该学会的就是那份坚守和执着。坚守和执着——才能把梦想表层的沙土慢慢吹散开,才能让梦想晶莹剔透。


next page next page close
thumbnail Occupation zoom
next page next page close

Happy Birthday

Happy Birthday

「祝你生日快樂。」

11月9日这一天,是C的生日。
12年了,每一年的这一天我都会以不同的方式送以问候。最初是卡片、电话,最终渐渐地只是一条小小的短消息。从来都是简简单单的四个字:生日快乐。
记得这个日子,不仅仅是由于1989年的同一天,在遥远的欧洲,柏林墙倒塌。中学读历史时老师没有要求把这个历史事件记忆这么清晰。即使在大学德语研讨课上,分析德国政治经济史,也没有刻意去探寻过。
而日期与日期的联系,还是方便了记忆,因谁而记住了谁似乎并不那么重要。
我从来没有用任何文字记忆过C,可能是那几年我把它们全部耗尽了。
龙曾对我描述过他所追寻的那种精纯不杂的柏拉图之恋。对后来的那些爱情我都深深地留在精神与意念之中,从未有过真实生活中的奢求。而对C却不一样,也许那时情窦初开,也许固执地认为在合适的时间遇到了合适的人。
可一切都不过是年少时的谎言。
那年我读高一,他读高三。我们相遇在晚春时节,同在一所学校仅仅三个月,他便到另一座城市读大学。我们从没有过任何约定,只是在分别的第一年,每周都会手写一封信。慢慢地,来信积攒多了,也觉得彼此的生活越来越遥远。
我读高三那一年彼此音信全无,只是在高考前三天收到了他鼓励的来信。寥寥一些字,我早已习惯。
写信,从来都是我的字多,他的字少。他即将启程读大学前,我手写了一封长达20页的信件捎给他,还有一首送别的诗篇。他妹妹后来对我说,他完好地把它们装进了行囊。
多年之后的一个寒冬夜晚,我躲在家乡的小床上,握着电话听筒,讲起了多年前的故事,他在那一头——呜咽。
我们的错过,恰恰由于年少不更事。
又过了很多年。我们再次在家乡以外的这座城市相遇。谈起往事,不禁互相嘲笑,嘲笑那个青涩的时代和彼此的矜持。他之后问我:你难道没有觉察家父对你的疼爱?高中那几年,他每次去学校看妹妹,都带双份食物,其中一大部分给了你。
我记起来那个可爱的老人,朴实、慈爱,每次见我都把我的肩臂晃得疼痛。不知答应过他多少次去家中看望他,可从来都未曾兑现承诺。
彼此欠对方的一个拥抱,在那个异乡飘雨的夜晚,礼节而又自然地偿还完了,从此只是朋友。
如今,一切的感觉和所有的故事都慢慢地剥离记忆,我甚至难以理解十几年前的自己,究竟为什么彻夜地思念着一个很快就被我忘记了的人。
就当是老朋友吧,重复地道一声:
C,生日快乐。


next page next page close

B’s Mountain Bag

B’s Mountain Bag

「B的登山包。」

B有一款很大的登山包,红黑配比,大概有三两岁小孩子那么高,估计能承重30公斤。这款包是他在爱尔兰游学时出游的装备。
“这只包一直用来旅行的么?”后来我问他。
他憨笑着摇摇头,依旧发出一贯没有变调的笑声。
“是用来买菜的。”他说完这话之后,故意把笑声多持续了几秒。
事实是这样的。我之所以有缘和这款买菜的登山包相识,是因为与公司合作的洗衣店每个月给我们每个人免费干洗衣服,只要不超过一定范围就可以。九月月尾我们聊天时谈起这件事,他便问说他有一款大包能不能替
送洗。

我自然会说没有问题。
.
上个周末,我第一次见到了这款大包。当时与B见面只有在电梯间的两分钟,我并没有过多联想它的用途,虽然这款包实在脏乱不堪,又像是近期常用的样子,而且我清楚B近期并没有远游。
翌日傍晚,他让我猜那款登山包的主要用途。我猜过三三两两,就是没中。最后,他曝出那句只属于他的幽默方式的经典台词:“这个包是用来买菜的。”
“啊?!”听到这个解释我目瞪口呆。
“嘿嘿,就是用来买菜的。”他还在强调。“我每周五公休的早晨,背着那个大包去超市,买下全家一周的蔬菜和水果。往往都是把这个大包装得满满的,再手里拎一个兜子。”
“接下来的一周你全家就慢慢消化。”我喜欢这样调侃他。
B在爱尔兰生活三年。也许就是这三年养成了他生活的这种幽默。
……
午后,去洗衣店取登山包。
“姑娘,包还没完全干透呢。”店主从挂满套着塑料膜的衣服群中走出来。
“没关系,您给我吧,我回家后再晒一晒。”即便京城好多天都没有现出一丝阳光了。
“这么个大包做什么的,你还这么着急要?”
“买菜的。”我轻描淡写地解释了一下,毕竟我已经好是一番诧异过了。
“啊?!去哪买菜呀?用这么大包。”
“超市。”我如实回答。
“超市很远么?”店主表现得有些更加不可思议。
“就在楼下。”B家的公寓就在一家大型外资超市旁边,走路不过五分钟。
店主用将信将疑的眼神看了看我,又钻进了那堆衣服中央,仿佛那些衣裳对他来说才是最真实的。
.
今晚,在交叉路口边上的KFC,我给B讲今天下午店主的反应。
他还是憨笑,笑得前仰后合。
收起微笑之后,他把落座在一旁的大包拿起来打量一番,若无其事地说,“明天我又可以去买菜了。”同事与他换班,他明天公休。
我望着他憨厚而简单的快乐笑得眼泪都快掉下来。
其实,快乐真的很简单,它就像一个个轻盈的细胞挤满了生活的瞬间。
.
“下次清洗包不要再等七年。”在每天别离的路口我对着他的方向喊。这款登山包诞生于爱尔兰,B刚去留学的那一年。
他赶过来把我推向了无车行驶的斑马线上。
街灯点点,夜色真美。


next page next page close

Clothes

Clothes

「衣 裳。」

路上偶遇一个小男孩,两三岁的模样,不像那些大眼睛、白皙而活泼的孩子那样招人喜爱,相反他的眼睛很小,而且害羞而不爱讲话。
引来我兴趣的是他可爱的上衣。
小衣服背后绣着一个立体的考拉熊。毛茸茸的身体,短小的四肢懒懒地耷拉着。衣服的帽子边缘长着两只耳朵,中央突出着一个黑色的大鼻头。就像一只毛绒玩具背在了身上。
小家伙发现我盯着他看,便羞答答地跑开了。
我从不喜欢这样羞涩的小男孩。总是觉得这样的男孩子长大了很可能会像我的一个朋友一样,每天都充满了抱怨,充满了怯懦。男人跟女人毕竟不同。
我很喜欢这个小男孩的衣裳,甚至想把它放大,裹在自己的身上。然而,衣衫可以童稚,我们的心和我们的思想还能回到那个无忧无虑的年代么?
我从很小的年纪开始,便不再无忧无虑,那个年纪大概是五岁。所以,我很早就学会了用自己的方式化解心中的忧虑。就像现在,我用自己的方式把日常生活的忧愁降到最低。我满足于心静的岁月。
那天,身边的一个同事指向Azona专柜那些给成年人设计的可爱的服装说,谁穿这些衣服谁有神经质。当然她说这些话有她自己的理由和目的。我回头望望那些无辜而可爱的衣裳们,很坦诚地冲他们笑。
那些红红绿绿、花枝招展的一架架衣裳的确充满了童趣,罩在身上也一定能够将一部分心情带回童年的某个场景中。
然而,衣裳可以童贞,我们的心果真可以么?如果可以,哪里还会有整个人的衰老?!


next page next page close

Dreamland

Dreamland

「潛意識•夢境」

近来的日子总算过得平静,有点像初冬薄薄冰面下的那一层水流,看不出任何的挣扎。
天突然间转凉。
天气变化和天气预知成了人与人交谈的开场白,或者陌生人之间不得不交流时而进行的话题,是不是有点像伦敦的街头?
深秋的结尾竟是一场绵绵细雨。
不禁又想起那个与他同撑一把伞,夜幕初降的夜晚。
不相见的日子。B有时会在办公室空下来的时候给我打一通电话,就像是相识了很久的老朋友,最初总是问那一句话:你今天又要到几点?明天呢?这通电话会时不时出现,一般都会在周日的夜晚,华灯璀璨。
电话从来都没有什么雕刻记忆的内容,但那份温暖和满足总是让我,我想也包括他,很充实,让那条我们时常一起走过的小路,一个人的时候也不至于太寂寞。
当相见和问候成为一种习惯,理解和支持变成一种默契,这意味着什么?其实本是你有你的生活,我有我的轨迹。
我,从来都没有什么奢求,只希望扎根在你的潜意识。
.
很喜欢在飘雨的傍晚坐在窗边,穿着体面的衣裳,开半扇窗,任一股股寒气和暖风交织,交织的切面似乎就在脸庞,然后慢慢等待周边大厦的灯光一一点起。路面和窗扇都在反射变化着的光线,这个时刻是优美而温婉的。
每次抬起套着叶子指环的双手写到你,都不禁混乱了人称。本来只想用“他”来陈述自己的生活,却在不知不觉中转换称呼了“你”。
你,真的已经介入了我的生活?还是仅仅在我的意念之中挥之不去?
.
湿漉的地面能够反射灯光也能反射人的身影,这毋庸置疑。就像一个人的行为语言能够折射深层潜意识,只是有些在日常有些在梦境中罢了。不同的只是,人影的映照需要借助一个发光体。
潜意识,绝大部分深沉地隐藏在记忆的底部,很少甚至永远不会被唤醒。况且,梦境中折射出的潜意识要比日常真实许多。
我要攫取的是你那浅睡的、藏于梦中的潜意识。
.
我真的,并不想介入你真实的生活。如果有所介入,我只能说一声:对不起。
当我背着你沉甸甸的西装越走越远,只留下片刻背影给你时;当你一个人的晚餐,品尝着我精心熬制的鲜汤时;当我们面对面坐在西餐馆,给你讲希腊神话时;当我们在课堂用另一种语言交流时,你是不是感觉这一切都很真实?
而我,宁愿这只是你的另一种生活,或者说真实生活的幻影,这其中没有压力、没有责任、没有将来。
就是此刻,你发消息说:有个女孩子想要出国读书,你们只是简单聊了聊。你为什么对我讲这些?我什么都没有问,也并不关心你在什么时间与谁人交谈。我不是你的妻,也不是你的什么人。如果我果真是你的妻,我有足够的自信留住我爱的这个人。即使你想要溜走,我也不会以什么方式窃取你而欺瞒了自己。
我向来相信我自己。
我对你的情感,只需停留在精神层面,其余的我什么都不要。
.
见过你的妻后,我更加希望只游走在你生活的边缘。
她是那么一个小心翼翼、恐惧得失的女人,你是她生活的全部。我从来不忍心见一个女人的伤绝。而我,也不希望一个人打扰了我早已习惯了的波澜不惊的生活。
我最想要的生活,是一个人居住在一个半空高的公寓中,四面皆窗,每一个夜晚可以俯视各式各样的街灯和各式各样模糊的路人。可现实中的我,从来不用未来的孤苦寂寞作为赌注。
所以,我的生活一半在意念中,一半在现实中。
我从来不允许你过问我的生活,我也不会打探关于你的一切。
碰遇你的妻实在非我所愿。也许是她爱你太深,就像捧着一颗珍贵的水晶唯恐破碎,所以她想要面对每一个与你有过交流的女人。她太担心会失去你。我读得出她那天因猜忌而犀利的眼神。我尝试用浅浅的微笑告诉她,你永远只属于她,只是她不会懂。
我并未曾想要拥有你。
我没有那么自私。敢要渴望活在你潜意识中的女人,不会自私也不会不自信。
.
丹的妻与你的妻相比,聪明许多。
我与丹的那段情感他的妻是清楚的。晚春那几天在上海与他们见面时,她是那么豁达而自信。我与丹聊着我们过去共同经历的趣事,而那段时日与她无关。她在一旁不言不语,偶尔投来微笑。倒是最终,我怀上些许愧疚,提前离开。她主动提出让丹送我,那也是一个阴雨的夜晚,从餐馆走向他家的那段路,我和丹同撑的一柄伞,从他家中到车站的那段路,也是如此。只是后来这段短暂的路,只有我和丹。
路上,我对丹说,她纯心爱着你,你永远不要辜负她,好好爱她。那个时候她已有三个月的身孕。
面对离别,我们连一次拥抱都没有,虽然周围没有任何人,虽然我们都清楚,这是最后一次如此近距离地面对面。我相信他的妻也明白。
离别,我得到丹的那句话是“一辈子的朋友永远不会改变。”
从此,我在南方的那座都市,再不需有任何牵挂和思念。
.
我要占据的空间,没有其他人。你说,是么?
昨日。在出租车上,不惑之年的司机对我说,我让他想到了很多很多年之前的人,像是一种古典的感觉。他问我,是不是也很怀念过去?
面朝这纷繁而精彩的世界,我摇摇头。我想真实地活在当下的意念世界中,这个意念世界深深驻扎着你的潜意识。
灯光有几种颜色,那般五彩斑斓?而梦里的光只有一种色彩,但最光鲜,而且永远只亮一方。
我走得进你的潜意识。
而有一天,我们会最终别离,那个时刻我会拂起衣袖,无声而去。


next page next page close

密码保护:What We’re Looking forⅠ

密码保护:What We’re Looking forⅠ

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


next page next page close

Don’t do like This!

Don’t do like This!

「请不要这样。」

 

原,那天有人发消息给我说,你并没有把我在时的系统编码删除。每当那些商品展示,荧幕上固定的那一栏里,还是在显示我的名字。他们说,大家想念我。谢谢你。
但如此一来,是表明你在耐心地等我回来,还是让我永远愧疚?
原,请不要这样。
.
B,感谢的话你说得太多了。你的事情我自然会尽全力去做,我曾经以为那是因为我们的情谊,而渐渐才发现,那只是因为你的纯粹和你的责任。好朋友,是会一辈子记在心中的,我希望我们成为这样的朋友。
能够一起漫步,一起在玻璃窗的店里吃冰激凌。
足矣。
.
J,谢谢。这些时日其实一直是你在给我于恩惠,可你却常说我帮助了你。你常说,你我之间不必客气,因为我们之间的情谊。你从来不知道,如果不是公司间的合作,你我永远都只可能是陌路。相识却难以相知,所有的一切都仅仅是表象。
J,不要忘记,我永远只是姐姐。
.
你们,让我的生活精彩却不平静,甚或往往充满了忧伤。

 


next page

That Day

...
article post
thumbnail Occupation article post

Happy Birthday

多年之后的一个寒冬夜晚,我躲在家乡的小床上,握着电话听筒,讲起了多年前的故事,他在那一头——呜咽。
article post

B’s Mountain Bag

其实,快乐真的很简单,它就像一个个轻盈的细胞挤满了生活的瞬间。
article post

Clothes

那些红红绿绿、花枝招展的一架架衣裳的确充满了童趣,罩在身上也一定能够将一部分心情带回童年的某个场景中。 然而,衣裳可以童贞,我们的心果真可以么?如果可以,哪里还会有整个人的衰老?!
article post

Dreamland

湿漉的地面能够反射灯光也能反射人的身影,这毋庸置疑。就像一个人的行为语言能够折射深层潜意识,只是有些在日常有些在梦境中罢了。不同的只是,人影的映照需要借助一个发光体。 潜意识,绝大部分深沉地隐藏在记忆的底部,很少甚至永远不会被唤醒。况且,梦境中折射出的潜意识要比日常真实许多。 我要攫取的是你那浅睡的、藏于梦中的潜意识。
article post

密码保护:What We’re Looking forⅠ

…… 列车很快启动了。蓝山很自然地抓住了一时没有站稳的罂粟,这一次蓝山没有抓准。他紧紧握住的是罂粟的右手。
article post

Don’t do like This!

B,感谢的话你说得太多了。你的事情我自然会尽全力去做,我曾经以为那是因为我们的情谊,而渐渐才发现,那只是因为你的纯粹和你的责任。好朋友,是会一辈子记在心中的,我希望我们成为这样的朋友。 能够一起漫步,一起在玻璃窗的店里吃冰激凌。 足矣。
article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