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search

next page next page close

That Day

「街角蛋糕店。」

第一次看到这部日本电影是在去年夏天,从广州飞往北京的航班上。那个时候这部电影还没有在国内上映。各大影视网站都找不到它的踪迹。
记得那天是晚上的飞机,关上舱门后延误了3个多小时。好在被安排在头等舱,一路睡着就回来了。
在等航班起飞前,我就在挂着的荧屏上找到了这部电影。
它最先吸引我的是它那暖色灯光下拍摄的很温情的海报,还有它翻译得很小资的名字,很适合在旅途中放松心情。
这部电影没有跌宕起伏的情绪波动,也没有扣人心弦的故事情节。只是像潺潺流水一样,娓娓道来。和缓、温柔,静静地。就像很多日本电影一样。虽然《挪威的森林》里的故事更饱满,更悲情,但总体来说,它们都没有脱离日本电影这一贯的模式。
仓井优饰演的女孩夏目,单纯直率,只身一人从鹿儿岛来到东京找男朋友。不料,男朋友阿海却已移情别恋。她在街角蛋糕店当学徒,虽然时常受到冷嘲热讽,但一直坚持不懈。经过磨练,对事业和爱情,她有了重新的认识,决定搁浅爱情,做世界上最好的蛋糕师。
刚刚接了一场大型晚宴甜点生意的主厨不幸晕倒而摔伤了手臂,蛋糕店只得停业。夏目怎么都不肯放弃,找到主厨的好朋友、曾名噪一时的甜点大师十村先生,经过昼夜不停地努力,两人奉献了一桌完美的晚宴甜点。
夏目的坚持不懈的精神带来三个转变。
第一个自然就是十村先生。十村是从法国和美国留学回来的顶级蛋糕师,但是多年前由于赶制蛋糕,而忘记了去学校接女儿。读小学一年级的女儿来蛋糕房找他,不料车祸就发生在女儿叫他爸爸的那一刻。小女孩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跟爸爸一起做蛋糕。事件发生后,十村先生的妻子也离开了他。他再也没有亲手做过蛋糕。
这次,正是夏目的执着唤醒了他。他也重新走到了妻子面前。
第二个所谓的转变是芳川夫人。这是一位气质不凡、华丽美貌的老妇人,她曾是一位出色的的舞蹈演员,追求卓越和完美,对蛋糕也同样如此。她曾用十分挑剔的眼光看夏目,但临终前,她最惦念的还是夏目的蛋糕。“真好吃,这个孩子做得多么用心呀。”隔着一道半掩的门,夏目听到这话泪如雨下。
第三个转变是夏目自己的。
曾以为爱情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情,不惜一切代价,只身一人来到东京,初衷完全是为了寻回爱情。但夏目最终的选择却来了个180度大转弯,在爱情和事业之间,她最终选择了后者,也找到了自我存在的价值。
很多人批评这部电影的情节平淡,题材老套,但观者有其乐,我们只需把它看作一部休闲的电影,在淡淡的午后、静静的夜晚放下所有嘈杂的心情,安安静静地享受一段自己的时光。我相信,用安静、自我这样的字眼形容这部电影,不会有太多反对的声音。
就在这份平淡的享受之余,我们该学会的就是那份坚守和执着。坚守和执着——才能把梦想表层的沙土慢慢吹散开,才能让梦想晶莹剔透。


next page next page close
thumbnail Notes zoom
next page next page close
thumbnail To My Old Residence zoom
next page next page close
next page next page close
thumbnail Soul to Satan zoom
next page next page close

Yard

Yard

「藝文志。」

教师节的前一天,从天津某大学采访回到北京,在街上闲逛。今年的秋来得特别不经意,感觉在陌生的校园里过了一个晚上,早晨便天凉了。
不过,在初秋,午后的阳光还是会充足得有点多余。
为了换零钱而不好只买一份三元的《南方周末》,不得已又选了一份早已陌生的《城市画报》。如今的它已不是当年毕业前的模样,很难再提起人的阅读兴趣。
不知是它改变了,还是我自己改变了。
Yard——“艺文志”,这个名字翻译得还真不错,是《City Pictorial》惯有的一个栏目,文章都很文艺,还有点小做作。
那天跟一个并不是特别熟悉的朋友QQ。他对我说,看我虽然很忙,貌似蛮享受工作的样子。是否享受我说不清楚,但目前的状态还算差强人意。走得多了,见得多了,学会了知足,也能看到虽不算清晰,但还还能算得上未来的的将来。
沉淀之后,人该是能够学会知足的。
可有些事情我们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真相。
.
近来《南方周末》改版,新增设了一个小栏目叫“微叙事”,很有意思。翻开报纸,第一个先去看那些小文字,简短却叙事完整。记得张爱玲第一次写小说获奖,就是因为看错了征文要求的字数,只写了几百字,但还是凭借才华获得了二等奖。
想必微叙事蕴藏着微妙的机理。
.
《南方周末》有个专栏作家——花久志——我很喜欢他的名字。每次都在IPad上看他的漫画头像,端详他的名字,却不知他究竟写了些什么。他原名叫Georg Blume(乔治•布鲁默)Blume在德文中是“花朵”的意思。多好的译名,感叹自己就没有这样的好名字。
姑且借用了《城市画报》的栏目名,却发现这些前言不搭后语的话给跟“艺文志”这个标题完全不搭。
不搭便不搭吧,每天要想、要做的事情总是很多,已经没有闲情逸致了。


next page next page close
thumbnail Occupation zoom
next page next page close
thumbnail Shrink the World Into a Cloud zoom
next page

That Day

...
article post
thumbnail Notes article post
thumbnail To My Old Residence article post

Piano Concerto in D major

贝多芬一生中这“最明朗的日子的香味”便渗透在这部唯一的小提琴协奏曲中。
article post
thumbnail Soul to Satan article post

Yard

沉淀之后,人该是能够学会知足的。 可有些事情我们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真相。
article post
thumbnail Occupation article post
thumbnail Shrink the World Into a Cloud article post